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被困人員脫險時被蒙上了眼睛 記者曲嚴攝
  圖為:最後一名被困工人被救出,500多名救援隊員不約而同鼓掌高呼
  □本報特派記者朱澤 曲嚴 統籌:徐劍橋
  35小時生死營救
  5日凌晨0時30分
  福建龍岩在建隧道塌方
  5日凌晨3時許
  救援隊伍趕到現場
  5日15時30分
  打通一條“生命通道”
  5日17時40分
  確認21名工人安全
  6日11時33分
  頂部巷道鑿穿
  6日11時37分
  最後一名被困工人獲救
  天氣晴朗,陽光有點烈,氣溫約15攝氏度。福建龍岩的天氣,暖和如春。
  後祠隧道上方,野花繽紛,生機勃然;隧道之下,那打開的“生命之孔”,正一步步逼近勝利。昨日11時33分,塌方救援現場猛然迸發出的歡呼聲,將人們的情緒推到了頂點。35小時生死爭奪,500多名救援隊員日夜以赴,21名被困工人全部獲救!
  16名湖北老鄉,蒙著眼被人群簇擁著走出的時候,看不到他們臉上的表情,但有人已不住地抹淚。
  那淚水,苦中帶著甜。
  送去200個煮雞蛋
  輪流喊話確認老鄉平安才放心
  太陽從隧道上的山坳里鑽出一絲縫的時候,金國喜已經在救援現場跑了幾個來回。
  他根本睡不著,18歲的兒子金亮和其他15名湖北老鄉還在隧道裡頭。“隧道裡面冷呀!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睡個囫圇覺。”金國喜喃喃道。
  工地上做飯的冷大姐,跟金國喜一樣,牽掛著工友們。一大早,她就煮了200個雞蛋,這是21名被困工人的早餐。通過生命管道把這些雞蛋送進去,工友們就有了一份熱早餐。
  金國喜領了送飯的任務。老鄉們平時愛吃什麼,他最清楚。除了雞蛋,他還送進去了包子、豆漿和油條。
  送完早餐,金國喜還不放心,又輪流喊話確認21人全部平安後,他自己才回到宿舍吃早飯。
  走近生命通道口
  與被困老鄉對上話讓記者心頭一熱
  昨日10時許,金國喜等人泡上幾大壺湖北綠茶,準備給老鄉們送過去。“他們昨天一天都喝礦泉水,今天喝點熱的,暖和些。”記者拎著熱茶,跟隨老鄉一起,走進隧道內,到達第一條生命通道口。
  這個直徑約15釐米的管道,連著16名湖北老鄉,氧氣、水和食物從這裡傳送進去,被困人員也通過它與外界交流。
  對著管道口,記者大喊金亮的名字。話音剛落,那頭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。
  記者:金亮您好,我是從老家湖北過來的記者,家鄉人民都十分關心你們的情況。
  金亮:我們很好,謝謝你們的關心。
  記者:應該快通了,堅持住,我們都在外面,等著你們!
  金亮:好的好的!
  記者心頭一熱,多了幾分期待。
  一句聲音讓人振奮
  21條新毛巾用來保護被困工人眼睛
  “我們看到了一束光!”
  昨日11時,管道那頭傳來的聲音,讓隧道內的所有人都興奮不已。救援隊員介紹,這說明頂部開鑿的生命通道就快完全打通了,被困工人很快就可以出來。
  一直在外守候的湖北十堰老鄉劉成波聞訊,跑到項目部找來21條新毛巾。
  他擔心工友們在裡面獃的時間太久,出來時不適應光亮,為保護他們的眼睛,這些毛巾就是用來遮眼睛的。
  “出來時,眼睛閉上,用手捂住,我們再給你們蒙上毛巾。”此時,金國喜、劉成波等人,反覆叮囑被困老鄉,出來時該註意哪些事項,為最後的成功做準備。
  鼓掌高呼聲響徹山坳
  獲救老鄉有人要煙抽 有人不住抹淚
  昨日11時33分,頂部巷道鑿穿,51歲的朱志凡第一個爬了出來。記者跟隨救援隊伍沖了上去,站在離巷道口約五米遠的下坡處,幫助攙扶被困工人下坡。
  被救出後,棗陽老鄉史國春第一時間要了一支煙,猛吸一口後才慢慢吐出煙圈;25歲的竹山小伙段宗林不住地抹淚,這個經驗豐富的開挖班帶班班長,被困在隧道時未曾吭過一聲,還組織老鄉們自救,出來後見到老鄉時卻再也忍不住了。
  11時37分,隨著最後一名被困工人被救出,持續35個小時的生死大救援圓滿結束。500多名救援隊員,不約而同地鼓掌高呼。
  12時許,21名獲救工人分乘三輛救護車,被送往龍岩市第一醫院。醫生介紹,經過生命體徵評估,獲救工人沒有發現脫水、低血糖等情況,若進一步檢查沒有大礙,就可出院。
  揭秘 21名工人如何度過煎熬35小時
  剛開始有人準備撕紙箱子吃 輪班派人值守防止再塌方
  再次呼吸到新鮮空氣,讓51歲的金邦雄欣喜無比。
  剛剛過去的洞內35個小時,對他來說無比煎熬。作業時工人們都不允許帶手機,洞里分不清白天黑夜,他的全部記憶只能由幾次響聲串聯起來。
  如果不出意外,5日凌晨1時許,他應該像往常一樣,結束工作回到宿舍,吃上一碗泡麵,讓身子暖和後再鑽進被窩睡覺。
  然而,距收工還有半個小時,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隧道塌方了。隨著塌方,隧道內停電了,21人頓時被黑暗包圍。
  段宗林打開僅有的一部手電筒,裝載機司機丁嶺山打開車前燈,眾人這才看清塌方的位置及自己的處境。
  不幸中的萬幸,21人距塌方點還有140多米,暫時不會有被埋壓的危險。
  被困的21人中,年紀最大的62歲,最小的19歲。51歲的金邦雄從事建築工作20多年,還是頭一次被困。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,認為外面肯定知道發生了什麼,工友們應該正在營救,獲救只是時間問題。
  16名湖北老鄉決定,大部隊在距隧道約50米的地方休息,其中5到6人保持清醒,借助手電筒觀察塌方範圍是否會擴大。
  隧道里有水,但沒有吃的,餓急了的工人們有些躁動,甚至有人準備撕碎紙箱子吃。隨著氧氣一點點消耗,大家的呼吸也漸漸困難起來。
  絕望不堪時,塌方點處傳來鑽機聲。眾人“騰”地站了起來,“外面開始打通道了!”
  不久,一根管道從土方側面穿了出來,管道那頭傳來敲擊聲,這邊立即回應。這時,眾人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。通過這根管道,水、營養液、麵包等源源不斷地送了進來。
  不知過了多久,土方右上方又傳來鑽機聲。昨日上午,當光亮從右上方巷道照射進隧道時,21人不禁歡呼起來。
  半小時後,金邦雄跟在老鄉朱志凡身後,順著土方斜坡爬出巷道。
  因眼睛被遮住,他數著自己的步數下坡。當數到20的時候,更多的手伸了過來將他攙扶住。耳旁,都是關切的問候聲。
  活著真好!
  分析 營救行動為何如此高效迅速
  工人未被土方埋壓 兩條通道同時開挖
  從5日凌晨0時30分許發生塌方事故,到6日11時30分許營救成功,整個救援僅用了35小時。這比預計的時間大大提前。為何最終的營救如此高效迅速?
  對此,湖北籍工人的領班金敏連稱“不可思議”。據介紹,5日凌晨塌方的土體約5000立方米。如果按照一般的救援方法,光清完這些土體至少就得4天,還不能保證是否會繼續塌方。
  萬幸的是,後祠隧道處於319國道旁,據龍岩市城區僅20多公里,交通十分便利。金敏介紹,5日凌晨3時許,部分救援隊伍就趕到了現場,包括潛孔鑽等一些先進的專業機械也陸續進場。
  當天,500多人的救援隊伍輪班作業,兩條救援通道齊頭併進。一個從側面打頂管,另一個在右上方打巷道,連班作業。在頂管遭遇阻礙時,巷道進展順利,並很快打通。
  金敏還分析,另一個原因在於:當時工人的作業點在隧道施工段290多米處,而塌方地點在150多米處,相距140多米。工人沒有被土方埋壓,這是最大的利好。
  (原標題:圖文:35小時鑿穿生命通道 16名湖北老鄉全部獲救)
創作者介紹

甘泉

vt87vtoy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