製圖:張芳曼
  農業基礎更堅實,工業實現新跨越,服務業迎頭趕上;消費、投資、出口“三駕馬車”共同發力,拉動經濟持續增長,結構日趨穩定合理;西部大開發、振興東北、中部崛起,區域發展向縱深推進;城鎮化邁出新步伐,城鄉發展更加協調……改革開放35年來,我國經濟結構不斷調整優化,發展的全面性、協調性和可持續性明顯增強。
  產業結構優化,服務業比重上升20.7個百分點
  簋街,是北京著名的餐飲一條街,全長不到1.5公里卻聚集了150多家商鋪,每到夜晚,燈火通明。簋街的興盛,折射著我國服務業蓬勃發展的態勢。
  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,1978年,第三產業增加值在GDP中占比只有23.9%,而到2012年,第三產業比重達到44.6%,大幅上升20.7個百分點。金融保險、電子商務、現代物流、旅游等一大批現代服務業加速發展,大大提高了服務業整體質量和水平,為百姓生活提供更多的便利與實惠。
  近35年來,我國三次產業在結構調整中均得到長足發展,農業基礎地位進一步強化,工業經濟持續快速增長,服務業迅速壯大。
  中國農業進入一個發展新階段,結構調整更註重發展高產、優質、高效、生態、安全的現代農業,更註重發揮各地農業的比較優勢,更註重農業的可持續發展。與1978年相比,2012年我國第一產業在GDP中占比由28.2%減少到10.1%,下降18.1個百分點,但糧食總產量卻從30475萬噸增加到58957萬噸,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增長58倍,並實現了糧食生產“九連增”、農民增收“九連快”。不僅解決了13億中國人的吃飯問題,對世界農業也做出了積極貢獻。
  作為全球重要的製造業大國,我國不斷推進傳統產業技術改造,大力培育發展高新技術產業,工業經濟結構明顯升級,實現了由工業化初期向工業化中期的“歷史性一跳”。工業經濟由技術含量低、勞動密集程度高、門類單一的結構,轉向勞動密集、技術密集、門類齊全的發展格局;由“中國製造”大步邁向“中國創造”,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顯著提升。
 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劉元春教授認為:“中國的經濟結構正發生著可喜變化,特別是農業比重明顯下降,服務業比重大幅上升,不僅社會就業增加、百姓腰包更鼓,也為國民經濟可持續發展註入了強勁動力。”
  “三駕馬車”齊發力,內需增長彌補外需不足
  改革開放初期,我國經濟總量小,基礎設施落後,對外開放程度低,消費、投資、出口這三大需求結構很不穩定,對經濟增長拉動作用波動較大。1981年甚至出現了資本形成總額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為-4.3%的局面,貨物和服務凈出口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也常為負值。
  隨國力增強,融資方式多樣化,對外開放程度提高,特別是加入世貿組織之後,投資和凈出口對經濟拉動作用大幅提高。2007年,消費、投資、凈出口對經濟增長貢獻率分別為39.6%,42.4%和18.0%。近年來,內需對經濟增長的拉動力明顯增加。2012年最終消費支出、資本形成總額對經濟增長貢獻率分別為55.0%和47.1%。
  “內需的強勁增長有效彌補了外需不足,對實現經濟平穩較快發展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。”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展戰略和區域經濟研究部部長侯永志說。
  統籌協調發展,縮小區域、城鄉差距
  如何實現區域協調發展,是改革開放中遇到的新課題。2000年,東部地區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所占比重較1985年上升8.3個百分點,西部僅上升0.4個百分點,中部和東北則分別下降4.2和4.5個百分點。
  東部經濟發展較快,西部、中部也要迎頭趕上。新世紀以來,政府相繼作出了實施西部大開發、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、促進中部地區崛起等重大戰略決策。特別是近年來,中西部地區發展潛力不斷釋放。2012年,中部、西部、東北地區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占全國的比重為23.5%、24.1%和11.1%,分別比2000年提高6.0、5.0和2.7個百分點。
  我國城鎮化步伐也明顯提速,逐步實現由城鄉分割向城鄉一體化發展的轉變。城鎮化水平由1978年的17.9%升至2012年的52.6%。城鎮吸納就業的能力不斷增強,大量農村富裕勞動力轉移出來,城鎮就業人員占全國的比重從1978年的23.7%上升到2012年的48.4%。
  侯永志認為,城鎮化是包括勞動力等生產要素在空間上集中的過程,這個過程有助於實現規模經濟、促進技術創新,從而有助於生產率的提高;另一方面,城鎮化也會因居民收入增長而帶來消費需求增長,帶來基礎設施建設等投資需求增長,對經濟將產生強勁的拉動和支撐作用。
  (原標題:結構優化 更上層樓(改革開放35年·經濟發展成果述評②))
創作者介紹

甘泉

vt87vtoy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